秀彬

我的愿望里,
几首歌,
两处风景,
一个俊秀。

在海边的落地窗里,
我的猫,
我的狗,
我的海鸥……

失声

经过那一片烦躁,终于落得清闲

于是,不堪承受

心,沉落

绪,难平

呱噪也都不喜言语


面色灰土

陈旧代谢依然附着


然后料想

那欢乐或是难过都能像河流中的泥沙

总也落得沉淀。不被掀起

某时,能拿来,当做故事


想得太多

最终累了身体

疲惫,阵痛,然后阻塞于喉,咳到腻烦

一早醒来

一张嘴就失去了世界


原来想说的,于是不能说

不想解释的,也落得冷清

像关上了门的闭室

气息一丝不透

光线一缕不存


你奔走于世界后就不能停歇

不然

驻足则带来被世界遗弃的后果

只能看着时间在流走

你...

这一送,

我曾想多时


今日一送,

君送我千里


许久不见

好久不见

自以为许久不见就能默然相视

不料想

许久之后

再见

依然慌措


这席上 这笑脸果然僵宁

说话间 那眼睛又似想说


真想直直就问一句

你想说什么


许久不见后

更好的是再也不见

免得你好似知道很多

我却又不得不装作很好过


不再见就好

没有丝微的消息

就静默的消失于记忆里

模糊再溜走


没有任何的联系

那幸福的消息就不会再有人问起


在许久不见的尾迹

终于可以拾得欣慰一缕……


失声

我装腔作势地好似满载着沉淀归来,厚颜地假势着要拼搏之后一番休闲。终于上天的报应,虚伪地奋斗之后闲适也是如此地狼狈,疲累、感冒到失声、从来也不曾料想到的份量,一粒粒都滚进喉咙,堆积成了抑郁的情绪,触发了懒惰的性情。

假借生病之名,行惰性之举止。失了礼数,操起了虚浮。在闭眼之前再承认,又一天我被这世界抛弃,明早起来,依然是我无视这世界。再思量过后,精神胜利法终不再能抵赖过现实之后,我悲痛着不愿意承认,失声只是被世界遗弃后我不愿意面对的借口。失声,带来的是最后一丝挣扎也不能吼出。失声,失去了原本自以为坚强的情绪自控力,失去了闭室最后一扇门窗……失声,是掉进深渊的开始,是陷进泥沼的预示。...


我需要兜兜风

你开着车呢么?

有时间么

能载我一程否

载我看看风景

沿途的风景

算是陪我兜兜风

陪我散散心

用你路程里这一小段

这让我踏实、满足的铭记

舒缓我抑郁狂躁的境遇


能哄我一下么

也许只有一次也好

你不知道这一次也会让我铭记


真想做上你的车

驱驶它

其实我不在乎去哪


就是不能和你同行的此生

盼望你

施舍我一杯剔透诱惑的回忆


无助、软弱时能按下重播用以慰疗


Say Bye

分别是件矫情的事情

又让人无奈 那抑制不住的想难过


看似有望谋和的未来

其实是诀别的臆想


分别的难过

不为别的

就单单是因为

不论好、坏都不能再期许的消息


say bye to you

即使含情脉脉也好

即使嬉笑相送也好


不论你知也好

不论她觉也好


既然不许讲出来

那就不难为自己


就这一副真实的表情相送

say bye


只有 好走

没有 再见


他,歪着头,眯着眼,吸一口烟。

静默确似遥想,局限的空间里,眼光远望。老熟的动作难以牵系他不老的年纪。

问他,为什么一定要外着头才能吸一口烟,缓缓,

说   烟着着,有烟向上飘……

哦…熏眼睛!

仓促地打断显得稚嫩得可笑,

淡然地点头,沉沉的恩,似乎是沉醉在烟味的醇香里,

或者是遥想中未停息,

回答时朝眼向这里,但依然眯着,那光依然迷离…


烟,依旧是世俗的烟,浊气的雾,但瘦长的手之间,那熏呛似乎不见,世俗的污恶味里找到了传说的故事,一瞬间,俗物终于世俗中不凡,烟雾缭绕间,浊味中醇香,

想打一束光,然后定格,再照片翻黄,就能仿照出古旧,回忆的...

圈套

自己设下一个圈套,

不知不觉的


再一步步地朝向去,

径直的


自然地迈进去,

无知的


一步一步

每一步有一个借口和原因、

朝向你走去

每一步都宣誓一次

我有多么正直无邪


走着,走着,

走成一个不可逆回的圈

走成一个阱

走得出神

走得也认真


认真到我看不到走出了一个深深的陷阱

不用谁拥推,不用谁诱骗

认真地,欢乐地

无怨无悔地

跳进去


玩着自己编织的圈套

看着游戏中开心的笑脸如此自我宽慰


病态的,痴傻的行为

自己设下了圈套

不知不觉的


然后自己用力地跳

……

宠物

你动了

我望去呢

你笑了

我听着呢

你无声了

我想说我在这呢

但是

你哭了,笑了,闹呢或者是认真着

好似

我都无权删减

我只是那世界的边缘


怕你嘲笑

其实

我殷切的盼着

有一天那种种我能有瓜葛一点

有一天那画上能有我一点点


像猫,像狗

像宠物

你的每一个情态都是指令

无意的词语都是坚韧的纤绳


不用你教导

不用你呼唤

那心情随着你的所有微妙


无比的听话


© 秀彬 | Powered by LOFTER